一個只有14人的團隊,承擔了68項科研任務,其中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項目、國家863計劃課題等國家級項目16項,獲得總經費3033萬元。2010年,該團隊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資助成功率達100%,遠超成功率20%的全國平均水平。不僅如此,團隊成員還收穫了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創新領軍人才、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等殊榮。
  最令人驚訝的是,這個成果驕人、屢獲殊榮的團隊平均年齡卻只有34歲。這就是致力於光感知與光通信領域前沿和應用研究的暨南大學光子技術研究所——第十六屆“廣東青年五四獎章”獲獎集體之一。
  在暨南大學光子技術研究所所長關柏鷗教授的帶領下,該研究所秉承著“頂天立地”的科研理念,即爭創國際領先水平的研究成果,也結合現實,用技術服務現實生活。
  受益於年輕的團隊
  該團隊領頭人關柏鷗認為,自己一手創立的研究所最大的特點之一是年輕。
  2009年4月,暨南大學創立了光子技術研究所,關柏鷗來到這裡任所長。從創立到今天僅5年,相比起國內其他理工類研究所而言,該研究所實屬年輕。
  除了研究所創辦時間短外,該研究所的團隊成員也頗為年輕,平均年齡僅34歲,除了所長關柏鷗外,其餘成員年齡全部在40歲以下,不少成員還是“80後”。
  關柏鷗認為,正是青年人擁有的蓬勃朝氣,使得團隊不論在科研還是培養學生方面都衝勁十足。“年輕人想做實事,研究所正好能為他們提供上升空間,同時年輕力量的註入也給研究所創造了良好的氛圍。所里每一位成員都能開心地工作,有事就民主討論。”關柏鷗說。
  1983年出生、25歲博士畢業、27歲成為副教授的金龍,是暨大光子技術研究所中最年輕的副教授,他就是這一團隊年輕的力證。金龍認為,年輕的團隊為他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平臺。
  他說,在所里,通常是所長負責總體把握團隊方向,團隊成員之間既相互合作又有不同分工,不同做事風格的成員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承擔不同的事情,這樣一來就能起到團隊順暢運作的效果。
  致力於將神奇光纖應用於現實生活
  光纖,對社會大眾來說可能極為陌生。但正是這如頭髮絲一般細的光纖,令語音、視頻等信息能夠穿越千里,才有了互聯網時代。除了傳遞信息之外,光纖在現實生活中的諸多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關柏鷗說:“這是一個與現實生活應用緊密相關的學科。”
  關柏鷗說,光纖擁有電傳感器的引線的功能,相對於傳統的電學傳感器來說,1000個傳感器需要3000根引線引導,而10根光纖就能承載1000個傳感器。光纖大大簡化了結構,減輕了附加載荷,使得建造、安裝和使用都更加便利,且光纖不受電磁干擾、電擊雷擊。
  在廣州市民再熟悉不過的“小蠻腰”廣州塔上,就安裝了由關柏鷗教授和他的同事發明的光纖傾角傳感器,這些光纖傾角傳感器能夠監測出廣州塔在任何時刻的搖擺傾斜角度。
  據關柏鷗介紹,光纖傳感器埋在地下,能夠迅速感知地震,為社會提供預警;裝置在飛機機身上,能夠不再完全依賴於落地後的人工巡檢,而在飛行時實時監測機身各種零部件的老化情況;放進人體中,能夠對人的生命體徵和細胞老化過程進行監測……這些都是光纖應用於生活的現實意義。
  團隊最重要是形成合力
  言談中,關柏鷗反覆提及兩個詞,一個是“合力”,一個是“興趣”。
  在該研究所的14人團隊中,共有教師13人,其中教授4人、副教授3人、講師6人,他們大部分都有海外留學經歷。
  2010年,研究所剛成立時,除所長外,該團隊僅有4人。這4位團隊成員都申報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並全部獲批,資助成功率達100%,遠超當時僅有20%的全國平均水平。據暨南大學科技處的統計,光子技術研究所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的資助率和人均經費兩項指標上都位居全校第一。
  “一個團隊,人才是根本,而想要每一位人才都發揮最大作用,最重要的是形成合力,而不是各自為戰。”關柏鷗說。比如申請國家重大課題或項目,該所從選題、選擇申報學科領域到人員搭配組合,團隊內部都進行了統籌協調,特別是在申請書撰寫上,團隊成員發揮傳幫帶作用,為新成員具體指導和反覆修改,這就確保了申請書的質量,保證了較高的命中率。
  光子技術研究所從不要求團隊成員和學生“打卡”到崗,全憑學生興趣自覺主動地學習。關柏鷗說,研究所讓團隊成員有一種歸屬感,這樣自然就有凝聚力。而教師則要懂得如何培養學生的科研興趣,做到言傳身教。
  在這種觀念的引領下,研究所師生在國際舞臺上嶄露頭角。他們曾榮獲第三屆國際光流控會議青年科學家獎、第22屆國際光纖傳感器會議最佳學生論文獎、第五屆歐洲光纖傳感器會議最佳論文獎等。還曾受邀在國際權威SCI期刊上發表特邀論文2篇,在國際會議上作特邀報告46次。
  南方日報記者 賴競超
  實習生 韋欣欣
  通訊員 張高洋 麥尚文 蘇運生  (原標題:年輕團隊合力鑄造“光纖世界”)
創作者介紹

香港先生

el14elxm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